設為首頁
新聞爆料:[email protected]
本網供稿:[email protected]
當前位置:首頁 > 教育
 

海安農商行6億本金涉訴訟 最大債戶是高風險被執行人

麻城網首頁  日期:2019-06-17 10:13:09  瀏覽次數:

  4月1日,中國證監會披露了更新后的江蘇海安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海安農商行”)首次公開發行股票招股說明書(申報稿2019年3月27日報送)的公告。

  招股書顯示,海安農商行擬上交所主板上市,保薦機構為國泰君安證券。海安農商行擬發行不超過3.28億股,發行后總股本不超過13.28億股。本次發行募集資金扣除發行費用后,將全部用于補充海安農商行資本金,以提高資本充足水平,增強綜合競爭力。

  2016年至2018年,海安農商行營業收入分別為13.87億元、14.08億元、16.52億元;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分別為5.10億元、5.07億元和5.71億元;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71.76億元、15.80億元和-42.83億元。

  截至報告期各期末,海安農商行資產總額分別為610.72億元、665.28億元和670.48億元;負債總額分別為563.04億元、615.90億元和611.72億元。

  報告期各期,海安農商行的利息凈收入分別為12.96億元、14.03億元、16.47億元,占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93.44%、99.59%和99.72%。

  2016年末至2018年末,海安農商行不良貸款余額分別為3.98億元、4.31億元和4.26億元,不良貸款率分別為1.48%、1.46%和1.28%。

  2016年末、2017年末、2018年末,海安農商行逾期貸款金額分別為4.34億元、4.90億元和3.14億元,逾期貸款占發放貸款及墊款總額的比例分別為1.61%、1.66%和0.94%。其中,逾期91天及以上貸款金額分別為3.11億元、3.67億元、2.67億元。

  2016年至2018年,海安農商行資產減值損失金額分別為2.41億元、3.03億元和4.04億元。其中,發放貸款和墊款減值損失金額分別為2.45億元、1.77億元和3.20億元。2018年,該行發放貸款和墊款減值損失金額增81%。

  2016年末、2017年末、2018年末,海安農商行的資本充足率分別為13.41%、13.69%、14.13%;一級資本充足率分別為12.28%、12.56%、12.97%;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分別為12.28%、12.56%、12.97%。

  海安農商行股東高度分散,不存在控股股東和實際控制人。截至招股書簽署日,海安農商行前五大股東分別為:江蘇中洲置業有限公司持股5000萬股,占總股本比例5%;江蘇省蘇中建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簡稱“蘇中建設”)持股5000萬股,占總股本比例5%;江蘇陽光股份有限公司持股4950萬股,占總股本比例4.95%;渤海國際信托股份有限公司持股4950萬股,占總股本比例4.95%;南通市金橋化工有限公司持股4220萬股,占總股本比例4.22%。

  截至2018年12月31日,海安農商行未決訴訟案件共計333件,均為海安農商行作為原告的訴訟案件,涉及爭議本金金額合計6.27億元。企查查顯示,海安農商行自身風險項多達1212項,關聯風險項2743項。

  此前,海安農商行還因違規遭罰。《行政處罰決定書》(通銀監罰[2015]17號)顯示,海安農商行因違反審慎經營規則發放貸款,被南通銀監分局處以30萬元罰款;《行政處罰決定書》((通銀)罰字[2016]第11號)顯示,海安農商行因未按規定識別客戶身份、未及時調整客戶風險等級、可疑交易信息報送不符合規范性要求,被中國人民銀行南通市中心支行處以20萬元罰款。

  薪酬方面,2018年,海安農商行現任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稅前薪酬合計963.40萬元。其中,有兩位高管年薪超百萬。董事長徐曉軍年薪121.75萬元;董事、行長江煒鑫年薪109.57萬元。

  據每日經濟新聞報道,與已經上市的農商行相比,海安農商行的規模并不算大。目前在A股上市的農商行已有7家,除青島農商行外,其余6家皆來自江蘇省。在港股上市的內地農商行則有3家,分別來自重慶、廣州、長春。截至2018年底,這些農商行的資產規模均已達千億級別,而海安農商行的資產規模雖在持續增長中,但去年底總額仍不足700億元。另外,從注冊資本金來看,該行10億元的注冊資本也不及目前所有的上市銀行。

  據《中國經營報》報道,海安農商行2017年非利息收入為577.1萬元,占營業收入總額的0.41%,而2016年該行非利息收入為9101.4萬元。2018年該行非利息收入在2017年的基礎上繼續下降為465.15萬元,僅占營業收入總額的0.28%。海安農商行非利息收入之所以占比較少跟投資收益波動有關。2016年,海安農商行投資收益為7277.9萬元,2017年為-4.4萬元,2018年為-2110.2萬元。

  《華夏時報》在報道中指出,海安農商行兩大持股5%的股東之一蘇中建設在報告期經營不善,未按時履行法律義務被法院12次列為被強制執行人,自身面臨的訴訟、行政處罰、稅務處罰、環保處罰等風險多達1383項,被起訴的事項多達八九百項,公司可能面臨破產倒閉的風險。

  據《江南時報》報道,截至2018年底,蘇中建設為海安農商行貸款余額最大的借款人,貸款余額2億元,貸款保證方式為保證。安農商行表示,蘇中建設是江蘇省知名建筑施工單位,財務狀況良好,現金流量充足,對蘇中建設發放貸款符合信貸審批要求。然而查詢“企查查”可以發現,蘇中建設被列為“高風險被執行人”。

  對于股份轉讓問題,海安農商行方面對中國經濟網表示,該行股權結構分散,股東人數眾多,自該行設立之日起至2015年12月31日,每年均存在因法院裁決轉讓、繼承轉讓、協議轉讓等正常轉讓行為,符合行業特點及同業慣例。海安農商行自籌備IPO以來,嚴格遵守相關法律、法規及規范性文件的規定,未發生股份轉讓不規范的情形。

  海安農商行表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該行作為原告、相應貸款尚未核銷的尚未終結訴訟案件共計192件,涉及貸款余額共計18904.22萬元,扣除減值準備后凈額為8880.32萬元,占該行截至2018年12月31日經審計凈資產的比例為1.51%,經審計總資產的比例為0.13%,占比均較小,對該行的持續經營能力不構成重大影響。截至2018年12月31日,該行不存在作為被告和申請人的重大訴訟案件。

  2018年業績回暖

  海安農商行擬上交所主板上市,保薦機構為國泰君安證券。海安農商行擬發行不超過3.28億股,每股面值1元。發行后總股本不超過13.28億股。本次發行募集資金扣除發行費用后,將全部用于補充海安農商行資本金,以提高資本充足水平,增強綜合競爭力。

  2016年至2018年,海安農商行營業收入分別為13.87億元、14.08億元、16.52億元;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分別為5.10億元、5.07億元和5.71億元。

  針對營業收入,海安農商行表示,2017年,海安農商行營業收入的同比增幅較小,主要原因為市場流動性持續收緊,資金價格出現抬升,海安農商行賣出回購金融資產的規模和成本率雙升導致利息支出增長較快,同時受市場環境影響,海安農商行2017年債券投資處置獲得的投資收益較2016年大幅下降;2018年,海安農商行營業收入的同比增幅較大,主要原因為海安農商行順應國家號召增加了貸款投放力度,利息收入增長較快,同時2018年市場流動性較2017年有所寬松,且海安農商行加強了負債管理,賣出回購金融資產的利息支出減少。

  針對凈利潤,海安農商行表示,2017年,海安農商行的凈利潤較2016年同比下降0.63%,主要原因為海安農商行根據江蘇省農村信用社聯合社、江蘇省財政廳聯合發布的《關于做好全省農村商業銀行2017年度會計決算工作的通知》(蘇信聯發[2017]271號)的要求對可供出售金融資產計提了1.25億元的減值準備。2018年,海安農商行的凈利潤較2017年同比增長12.65%,主要原因為2018年海安農商行營業收入增長較快,且計提撥備的壓力有所減小。

  2016年至2018年,海安農商行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分別為71.76億元、15.80億元和-42.83億元。

股份質押1.43億股 股東高度分散且無控股股東和實控人

  招股書顯示,海安農商行不存在控股股東和實際控制人。截至招股書簽署之日,海安農商行機構股東數量為151名,合計持有本行股份7.31億股,占該行發行前總股本的73.06%;自然人股東數量為1737名,合計持有本行股份2.69億股,占該行發行前總股本的26.94%。

  海安農商行前五大股東分別為:江蘇中洲置業有限公司持股5000萬股,占總股本比例5%;蘇中建設持股5000萬股,占總股本比例5%;江蘇陽光股份有限公司持股4950萬股,占總股本比例4.95%;渤海國際信托股份有限公司持股4950萬股,占總股本比例4.95%;南通市金橋化工有限公司持股4220萬股,占總股本比例4.22%。

  招股書顯示,截至托管證明出具之日(2019年2月25日),海安農商行存在質押情況的股份數量為1.43億股,占該行發行前總股本的14.27%。

  海安農商行表示,雖然該行質押股份數較為分散,不會因為個別股東已質押的股份被處置而導致本行股權結構發生重大變化,但由于質押股份占比較高,如果股東已質押的股份被處置,該行的股權結構仍會因此而發生一定變化。

  截至托管證明出具之日,海安農商行存在司法凍結情況的股份數量為236萬股,占該行發行前總股本的0.24%

  據《華夏時報》報道, 海安農商行股東高度分散,不存在控股股東,不存在國有股東,也不存在單獨或與他人一致行動時可行使30%以上有表決權股份數的股東。

  為此,海安農商行不得不于2019年2月25日委托江蘇股權交易中心進行股份托管,截至托管證明出具日,尚有2名機構股東和7名自然人股東未向托管機構提交合格的托管申請文件,所持股份數合計128.05萬股,占發行前總股本的0.13%。

  此外,《江南時報》報道稱,在阿里拍賣·司法網上看到,有關海安農商行股權的司法拍賣記錄共83筆,最大的一筆是破產公司海安縣威弘鍛壓機械有限責任公司所持該行的590萬股權,掛牌價為2950萬元。從拍賣結果來看,本次拍賣最終流拍。業內人士指出,目前農商行估值普遍偏低,銀行股權對投資者吸引力減弱,原來已經入股的股東,如果業務受到影響,也會選擇轉讓股權變現。農商行資產、收益不理想,風險較大,都可能會導致股權流拍,這也表明投資者對銀行未來發展信心不強。

  最大借款人是“高風險被執行人” 還是第一大股東

  截至招股書簽署日,蘇中建設持有海安農商行5%的股份,是海安農商行最大股東。截至2018年底,海安農商行貸款余額最大的借款人也為該客戶,貸款余額2億元,貸款保證方式為保證。

  據《江南時報》報道,對于這筆貸款,海安農商行表示,蘇中建設是江蘇省知名建筑施工單位,財務狀況良好,現金流量充足,海安農商行對蘇中建設發放貸款符合信貸審批要求,相關貸款不會對銀行上市造成影響。

  查詢“企查查”可以發現,蘇中建設被列為“高風險被執行人”,因未按時履行法律義務被法院強制執行的案件達12起。蘇中建設還背負49條行政處罰記錄,2條稅務處罰記錄,16條其他行政處罰記錄,以及8條環保處罰記錄,有一筆5197萬元的股權被沈陽中院凍結。

  蘇中建設早在2013年就曾被列為被執行人,在海安農商行2017年發放貸款之前,蘇中建設就有14條被執行記錄,可謂“前科”累累。不知在發放這筆貸款前,海安農商行對自己大股東的調查是否盡職,還是因其為關聯方,而降低了審查標準?

  資產規模逐年增長 仍不及江蘇省已上市農商行

  截至報告期各期末,海安農商行資產總額分別為610.72億元、665.28億元和670.48億元;負債總額分別為563.04億元、615.90億元和611.72億元。

  其中,發放貸款和墊款凈額分別為260.52億元、285.73億元、321.42億元;吸收存款分別為427.45億元、463.09億元、483.25億元。

  與已上市的農商行比較,海安農商行的資產規模并不算大。目前,有6家來自江蘇省在A股上市的農商行:紫金銀行、常熟銀行、無錫銀行、江陰銀行、張家港行、蘇農銀行,截至2018年末,上述銀行資產總額分別為1931.65億元、1667.04億元、1543.95億元、1148.53億元、1134.46億元、1167.82億元,這些農商行的資產規模均已達千億級別。

  而海安農商行的資產規模雖在持續增長中,但去年底資產總額仍不足700億元,不及紫金銀行一半。

  另外,從注冊資本金來看,海安農商行10億元的注冊資本也不及目前所有的上市銀行。

  對此,海安農商行方面對中國經濟網表示,本次IPO募集資金到位后,本行的凈資產規模將大幅增加,進一步增強資本實力,推動本行持續健康發展。同其他上市農商銀行相比,本行構建了遍布城鄉的服務網絡,憑借深厚的客戶基礎,著力提升“三農”及“中小微”企業服務能力,助力地方實體經濟發展。

  利息凈收入占營業收入99.72%

  報告期各期,海安農商行的利息凈收入分別為12.96億元、14.03億元、16.47億元,占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93.44%、99.59%和99.72%;非利息收入分別為9101.4萬元、577.1萬元、465.1萬元,占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6.56%、0.41%和0.28%。

  2016年至2018年,海安農商行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分別為944.5萬元、903.4萬元、383.1萬元,逐年減少。

  據《中國經營報》報道,針對營業收入基本全部來自利息收入這一現象,多位業內人士認為這種收入結構存在風險隱患。某業內分析師認為,營業收入中利息收入占比較高,對銀行來說容易受到息差波動的影響。但其也表示,農商行等小型銀行非息收入結構普遍簡單,一種因素變化,可能導致整個非息收入的明顯變化。

  同樣,某城商行管理人士認為,資產負債結構優化對銀行經營管理有很大的影響。“對于小銀行來說,資產負債結構本就簡單,地方銀行資產負債集中程度也較高,容易‘牽一發而動全身’,還是應該優化資產負債結構,比如擴大中間業務收入,防范風險發生。”

  關于利息凈收入占比較高的主要原因,海安農商行方面對中國經濟網表示,一是該行按照規定將債務工具投資持有期間取得的收入在利息收入科目列示,這一會計處理與A股上市農村商業銀行中張家港行、江陰銀行、無錫銀行和紫金銀行等一致。二是近年來,該行積極服務實體經濟,加大貸款投放力度,貸款利息收入增長較快,導致利息凈收入持續上升。

  投資收益兩年連虧

  據《中國經營報》,根據招股書,2016年,海安農商行投資收益為7277.9萬元,2017年為-4.4萬元,2018年為-2110.2萬元。

  對于投資收益連續虧損,海安農商行在招股書中解釋稱,該行投資收益主要包括債券買賣損益和按權益法享有的被投資單位凈損益的份額等。2017年投資收益較2016年出現大幅下降,主要是由于海安農商行2017年處置長期股權投資產生部分投資損失;2018年投資收益較2017年出現大幅下降,主要是由于海安農商行2018年處置可供出售金融資產產生部分投資損失。

  某業內研究員表示:“銀行可供出售類金融資產,比如債券投資期限比較短,存在投資虧損的可能,但整體看,銀行債券投資虧損的情況并不多見。還有一種情況,與會計計量方法有關。”

  2018年末逾期貸款金額3.14億元

  截至報告期各期末,海安農商行不良貸款余額分別為3.98億元、4.31億元和4.26億元,不良貸款率分別為1.48%、1.46%和1.28%。

  2017年末不良貸款金額較2016年末有所上升,海安農商行表示主要是由于受宏觀經濟影響,海安農商行部分貸款客戶經營效益下降,還款能力減弱。

  2016年末、2017年末、2018年末,海安農商行逾期貸款金額分別為4.34億元、4.90億元和3.14億元,逾期貸款占發放貸款及墊款總額的比例分別為1.61%、1.66%和0.94%。其中,逾期91天及以上貸款金額分別為3.11億元、3.67億元、2.67億元。

  海安農商行表示,2017年末,隨著海安農商行發放貸款和墊款整體規模的擴大,海安農商行逾期貸款余額有所增加,但是逾期貸款占發放貸款和墊款總額的比例保持在2%以內,比例較低。2018年以來,隨著宏觀經濟的企穩,海安農商行逾期貸款有所減少,占比下降,總體規模和風險亦處在可控范圍之內。

  值得注意的是,在招股書中,不良貸款最大十家單一借款人情況,海安農商行并未公布借款人的名稱,而是以客戶A這樣的字母代替。

2018年發放貸款和墊款減值損失3.2億元

  2016年至2018年,海安農商行資產減值損失金額分別為2.41億元、3.03億元和4.04億元。其中,發放貸款和墊款減值損失金額分別為2.45億元、1.77億元和3.20億元。

  截至報告期各期末,海安農商行撥備覆蓋率分別為221.68%、229.76%和281.36%。

  海安農商行稱,2017年發放貸款和墊款減值損失較2016年有所下降,一方面是由于隨著宏觀經濟整體企穩,不良貸款增長勢頭有所減緩,另一方面是由于海安農商行加大了已核銷貸款抵押物的處置力度,抵押物處置情況較好,充實了貸款減值準備,撥備覆蓋率有所提升;2018年發放貸款和墊款減值損失較2017年增長較快,主要是由于發放貸款和墊款總額上升,海安農商行出于審慎考慮,控制風險,加大資產減值損失計提力度。

  2018年董監高稅前薪酬合計963.4萬 人均薪酬36.55萬

  2018年,海安農商行現任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稅前薪酬合計963.40萬元。其中,有兩位高管年薪超百萬。董事長徐曉軍年薪121.75萬元;董事、行長江煒鑫年薪109.57萬元。

  截至2018年末,海安農商行在職員工人數為821人,其中在崗員工人數為774。在崗員工中,碩士及以上學歷占2.97%,本科學歷占68.74%,專科學歷占26.74%,專科以下學歷占1.55%。

  2018年,海安農商行應付職工薪酬1.34億元,同比增長44.53%。2017年,海安農商行應付職工薪酬9253.00萬元。

  2018年,海安農商行支付給職工以及為職工支付的現金2.59億元。

  經中國經濟網計算,2018年,海安農商行員工年度薪酬總額為3.00億元。按照在職員工人數計算,人均薪酬36.55萬元。

  未決訴訟案件333件 自身風險項多達1212項

  截至2018年12月31日,海安農商行未決訴訟案件共計333件,均為海安農商行作為原告的訴訟案件,涉及爭議本金金額合計6.27億元。

  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上述訴訟案件中的141件涉及的貸款已核銷或已收回全部涉案本金,涉及貸款本金3.92億元;相關貸款仍在表內的案件有192件,涉及貸款本金2.35億元,貸款余額為1.89億元。且單筆涉案爭議金額本金在1000萬元以上尚未終結的重大訴訟案件共12件,涉及本金金額合計約2.02億元,貸款損失準備共計提1905.76萬元。

  

據企查查,海安農商行自身風險項多達1212項,關聯風險項2743項。

  自身風險項中,海安農商行因金融借款合同糾紛案由起訴他人或公司的多達825項。其中,因信用卡糾紛案由起訴他人或公司的有149項,因擔保物權糾紛案由起訴他人或公司的60項,因金融借款合同糾紛案由被起訴29項,因保證合同糾紛案由起訴他人或公司有26項,因借款合同糾紛案由起訴他人或公司有4項,因保證合同糾紛案由被起訴3項,因買賣合同糾紛案由起訴他人或公司2項,因儲蓄存款合同糾紛案由被起訴2項,因民間借貸糾紛案由起訴他人或公司1項。

  海安農商行方面對中國經濟網表示,針對貸款業務,該行嚴格按照信貸申請、信貸調查、信用評級、擔保評估、信貸審查及審批流程進行。在日常生產經營過程中,會出現部分債務人違反契約精神,不及時歸還貸款及利息的情況。為及時化解風險,通過訴訟維護該行的正當權益純屬正常。近年來,該行不斷致力于改善和加強風險管理水平,聚力打造涵蓋各項業務、全行范圍的風險管理系統。

  2018年被監管指出信用風險防控壓力較大

  此外,報告期內,海安農商行收到中國銀保監會派出機構的監督檢查意見。

  根據南通銀監分局下發的《南通銀監分局監管會談紀要》(通銀監紀要[2018]60號)顯示,該行存在的主要問題有:股權管理亟需規范;同業和理財業務管理不到位;金融市場業務管理質量有待提高;信用風險防控的壓力仍然較大;對異地支行的管理有待加強。

  整改措施及落實計劃:1、限制華強紡織公司在股東大會和派出董事在董事會上的表決權,并將中洲置業和中洋集團一致行動的事項向監管機構報備;2、不再辦理互買互發理財業務,審慎選擇交易對手,降低同業理財委外管理比例;3、優化負債結構,提高對市場的敏感度和判斷力,加強制度學習;4、強化不良資產清收處置力度,加強考核獎勵,提升員工不良處置積極性;5、加強對異地機構管理,強化風險控制的首要位置,提高統計工作質量。

  南通銀監分局下發的《南通銀監分局監管會談紀要》(通銀監紀要[2018]79號)顯示,該行存在的主要問題有:1、大額貸款增長過快;2、綠色授信政策執行不到位;3、特定目的載體投資不降反升。

  整改措施及落實計劃:1、對5000萬元(含)以上存量大額貸款逐戶逐筆排出清單明細,認真制定壓降和還款計劃;嚴格控制大額貸款增量授信;2、對環評不達標的企業采取壓降、制定還款計劃等措施,直至其整改合格;3、按照省市兩級監管部門關于特定目的載體投資余額只降不升的要求,逐步壓降特定目的載體投資余額;對目前存量未到期的特定目的載體投資進行認真排查,按季度收集產品運作報告,做好投后檢查,與交易對手保持聯系,及時發現風險并處置。

  曾因違規問題遭銀保監、央行處罰

  2015年8月17日,南通銀監分局作出《行政處罰決定書》(通銀監罰[2015]17號),就海安農商行違反審慎經營規則發放貸款,對海安農商行處以30萬元罰款,海安農商行已就上述行政處罰繳納相應罰款。

  2016年8月4日,中國人民銀行南通市中心支行作出《行政處罰決定書》((通銀)罰字[2016]第11號),就海安農商行未按規定識別客戶身份、未及時調整客戶風險等級、可疑交易信息報送不符合規范性要求,對海安農商行處以20萬元罰款,海安農商行已就上述行政處罰繳納相應罰款。

  • 興化農商行板橋支行原行長遭實名舉
  • 成都將獎勵科創板上市企業1000萬元
  • 上市銀行個人消費貸款“眾生相”:
  • 僅四成公募基金具備分紅資格 年內合
  • 四大上市險企前5個月保費收入合計近
  • 海安農商行6億本金涉訴訟 最大債戶
  • 2萬億元減稅降費效應顯現 財政收入
  • 券商資管業務格局正在重塑 總規模兩
  •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招聘信息   |   免責條款   |   法律顧問   |   聯系我們
    3d怎么看组三组六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