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新聞爆料:[email protected]
本網供稿:[email protected]
當前位置:首頁 > 財經
 

錦州銀行年報“難產”迷霧: 六成收入來自投資 非標、票據占比較高

麻城網首頁  日期:2019-05-29 14:29:59  瀏覽次數:

  隨著5月24日一家城商行被接管,延期披露財報的中小城商行引起市場關注。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根據中國貨幣網統計,除錦州銀行外,保定銀行、吉林銀行、邯鄲銀行等城商行均延遲披露2018年年度報告,這些城商行將原因歸于審計機構或內部審批程序。

  今年4月1日,在香港上市的錦州銀行(0416.HK)停牌,并延遲發布2018年財報。兩個月過去,截至目前,該行仍未發布財報并復牌。

  該行公告延遲披露的原因是,該行需要額外時間提供核數師所需數據,主要是關于該行向其機構客戶提供的某些尚未結清余額的貸款。

  錦州銀行成立于1997年1月,由錦州市15家城市信用社和錦州市城市信用合作社聯社整體改制而成,2015年12月在香港聯合交易所掛牌上市。自2015年末以來,錦州銀行始終沒有持股5%以上的股東,截至2018年6月末,第一大股東為榮成華泰汽車有限公司,持股比例4.68%。

  錦州銀行的收入高度依賴投資收益。截至2018年6月末,該行九成以上收入來自利息凈收入,利息收入中61.2%來自投資收入,34.5%來自貸款。

  其投資收益主要為非標。錦州銀行截至去年6月末7484億元的總資產中,投資類資產占比56%,貸款占比不到1/3。投資類資產中,約八成為受益權轉讓計劃,也即業內所稱的“非標”。

  不過,一位業內權威人士透露,近期發生的銀行被托管事件只是個案,有其特殊背景和原因,我國銀行業整體發展穩健,風險可控,但銀行被托管事件對部分中小銀行激進發展提出了警示,必須注重穩健合規,以及長遠發展。

  資產高速增長的秘密

  2013年至2016年間,錦州銀行資產總額每年均保持40%以上高速增長,2016年資產增速更是高達49.05%,2017年資產增速下降至34.20%。經過五年高速增長,錦州銀行的資產規模從1200億余元猛增至近7200億余元。

  2018年,錦州銀行資產增速突然陷入近乎停滯,去年6月末資產總額7483.92億元,僅比上年末微增3.45%。

  錦州銀行資產高速增長、而又停滯的秘密,不是傳統的信貸,而是投資類業務。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梳理錦州銀行歷年資產負債表發現,該行的資產負債結構與傳統商業銀行迥異,7484億元資產中,占比最大的不是貸款,而是投資類資產。截至2018年6月末,錦州銀行貸款凈額2406.1億元,占比32.2%,投資類資產(即“投資證券及其他金融資產凈額”)4198.6億元,占比56.1%。

  實際上,該行投資類資產規模始終超過貸款規模。此前的2014年至2017年間,錦州銀行投資類資產占比分別為45.4%、57.8%、64.6%、58.8%;同期,貸款占比分別為34.5%、26.9%、22.6%、28.9%。

  投資類資產貢獻了該行超六成的收入。2018年上半年,投資類資產利息收入134.8億元,貸款利息收入為76.0億元,分別占利息收入的61.2%、34.5%。

  非標占比過重、票據猛增

  觀察錦州銀行的資產負債表,投資類資產大部分為“非標”業務,同業、理財等較少。

  穿透來看,該行2018年開始切換到IFRS 9會計準則,截至2018年6月末的4198.6億元投資類資產中,受益權轉讓計劃占比79.7%、債權投資占比15.0%、理財產品投資占比6.0%,分別比上年末增加-1.8、3.1、0.7個百分點。

  所謂受益權轉讓計劃,該行財報將其解讀為系信托公司、證券公司、保險公司及資產管理公司發行的受益權項目。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的多位業內人士指出,受益權轉讓業務在城商行中較常見,實際上就是“非標”業務,既包括非標轉標,也包括非標資產出表。操作模式主要是通過信托受益權轉讓,本質為類信貸業務。

  銀行非標業務一般與信貸業務互相配合。從錦州銀行貸款集中度來看,該行2481億元公司貸款中,8成以上對公貸款主要投向批發和零售業、制造業、房地產業、租賃和商業服務業,四個行業比重分別為45.5%、16.4%、8.5%、5.9%。其中,房地產業去年上半年增長最快,達210.5億元,較上年末增加44.1%。

  另一方面,錦州銀行的表外業務大幅增加,主要為承兌匯票和開出信用證。

  截至2018年6月末,錦州銀行表外規模1690.2億元,較上年末增加24.2%;其中,承兌匯票規模1436.1億元,較上年末增加36.2%;開出信用證166.8億元,較上年末下降20.8%;貸款承諾44.0億元,較上年末增加13.8%。

  表外業務中,承兌匯票保證金存款294.9億元,保證金覆蓋比例20.5%,較去年末的19.3%有所上升。

  聯合資信評級報告還指出,錦州銀行表外業務規模較大且存在未決訴訟案件及糾紛,需關注未來表外業務風險狀況以及未決訴訟的進展情況。

  例如,2018年7月,錦州銀行的股東之一——寶塔石化下屬寶塔財務公司公告,部分票據未能如期兌付。聯合資信公告顯示,截至2018年3月末,寶塔石化銀行授信中,甘肅銀行50億元授信已使用43億元;其次錦州銀行的37億元授信額度已使用29億元。

  積極化解風險

  錦州銀行潛在的不良也正在暴露。

  根據公告,錦州銀行年報難產與該行真實的不良貸款情況,存在直接聯系。

  從信貸看,錦州銀行2018年6月末不良貸款率1.26%,比2017年末提升22BP,該行稱主要是受國家宏觀經濟不確定因素影響,個別行業客戶經營出現一定困難;但是,錦州銀行關注類貸款高達3.3%,比2017年末提升1個百分點。

  進一步深入來看,錦州銀行個人貸款不良率高企,超過4%。截至2018年6月末,錦州銀行個人貸款整體不良率4.22%,比上年末提升0.19個百分點。其中,個人消費貸款、個人經營貸款不良率分別為4.34%、4.78%,比2017年末分別大幅提升3.12、0.16個百分點。而公司貸款不良率為1.16%,比上年末提升0.25個百分點。

  從期限看,隨著監管對不良認定越來越嚴格,逾期90天以上被納入不良,錦州銀行2018年上半年已經逾期貸款規模較上年末翻倍,達63.9億元。其中,截至2018年6月末逾期三個月以內貸款比2017年末增加了2.6倍,占全部逾期貸款的近一半。

  但是,由于該行投資類資產占比巨大,而信貸資產僅占1/3,真正的不良貸款,可能隱藏在投資資產中。

  該行公告也指出,需要向核數師提供“主要是關于該行向其機構客戶提供的某些尚未結清余額的貸款,以進一步說明并證實該等交易的商業邏輯及其真實性和合理性以及該等貸款的還款來源,從而就相關資產撥備的計提方案達成一致”。

  特別是,銀保監會4月30日發布《商業銀行金融資產風險分類暫行辦法》,將風險分類對象由貸款擴展至承擔信用風險的全部金融資產。

  但此類資產真實質量難以穿透。少有的案例是,上市公司凱迪生態(證券簡稱:*ST凱迪)債券違約后,根據4月20日的最新披露,錦州銀行于2018年6月20日通過產業基金向該公司提供8111.11萬元。

  錦州銀行一直希望回歸A股,但仍處于上市輔導階段。

  該行資本充足率大幅下降,逼近監管紅線。截至2018年6月底,該行資本充足率、一級、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分別為11.61%、9.57%、7.95%。

  • 央行公開市場今日凈投放2500億元 操
  • 央行維穩市場動作頻頻:2700億元逆
  • 海南未來三年投530億元推動智能電網
  • 浙商銀行與螞蟻金服簽署戰略合作協
  • 又一家銀行股東加入 云南紅塔銀行參
  • 北京市西城區代區長孫碩:北京金融
  • 限額10億元 鵬華科創3年封閉混合6月
  • 重慶三峽銀行擬IPO后迎發展拐點 營
  •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招聘信息   |   免責條款   |   法律顧問   |   聯系我們
    3d怎么看组三组六规律